<dl id='1it3v'></dl>
<ins id='1it3v'></ins>
    <span id='1it3v'></span>
    <i id='1it3v'></i>

    <code id='1it3v'><strong id='1it3v'></strong></code>
    <acronym id='1it3v'><em id='1it3v'></em><td id='1it3v'><div id='1it3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1it3v'><big id='1it3v'><big id='1it3v'></big><legend id='1it3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<i id='1it3v'><div id='1it3v'><ins id='1it3v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tr id='1it3v'><strong id='1it3v'></strong><small id='1it3v'></small><button id='1it3v'></button><li id='1it3v'><noscript id='1it3v'><big id='1it3v'></big><dt id='1it3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1it3v'><table id='1it3v'><blockquote id='1it3v'><tbody id='1it3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1it3v'></u><kbd id='1it3v'><kbd id='1it3v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1it3v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唱響輔導員之歌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“你陪伴我走過生命的黑巷,你驅散我內心歲月的憂傷,我不知道海上季風的方向,你點亮燈塔呼喚我歸航……”

          這是我校美術學院輔導員靳利粉常聽會唱的《輔導員之歌》。近日,每當看到“黑巷”“憂傷”這兩個字眼,她的心就揪得厲害。

          起因是,有一天,她收到學生的一條簡短信息,“老師,我爸爸確診瞭。”那刻,她感同身受,傷心地掉瞭淚,立志成為7個省51個市203名學生的“N95”。

          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,像靳利粉那樣,全校輔導員第一時間投入到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,守好“責任田”,護好“河寶兒”,用實際行動唱響瞭戰“疫”中的輔導員之歌。

          我給武漢寫封信

          “媽媽從重癥監護室下班後,常會與我通話,看到她佈滿勒痕的額頭與臉頰,被消毒液嚴重侵蝕的雙手,心裡很不是滋味,但我很驕傲,媽媽正在武漢參加戰鬥。”

          “我的爸爸為瞭保障武漢市民用電,已經五天沒有回傢瞭。”

          “疫情期間,每個人都在默默奉獻著自己的小力量。我一直‘宅’著,不給社會添亂。”

          “我在湖北,心系武漢。”

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疫情發生後,新聞與傳播學院輔導員陳琳組織開展瞭“我給武漢寫封信”書信征集活動。三天內,陳琳就收到瞭近九十封信,共計三萬餘字。書信作品在學院團委官方微博發佈後,武漢共青團官方微博@青春武漢,很快復信:“滿滿的愛心和祝福已收到,謝謝可愛的河南青年們,共同戰‘疫’,一起加油!”

          正如魯迅先生在雜文集《熱風》中所寫,“願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,隻是向上走,不必聽自暴自棄者流的話,能做事的做事,能發聲的發聲。”疫情當前,尺素傳情。在那厚厚的一沓書信裡,有工整清晰的字跡,有真摯感人的話語,有用心描繪的簡筆畫,有親手疊好的千紙鶴……所有的一切,都是同學們內心深處的脈脈親情,是寄予武漢人民的湧湧希望,是打贏這場人民戰爭的拳拳之心。

          身懷六甲不下火線

          1月23日,河南大學成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,正式打響全校疫情防控阻擊戰。

          原本在江蘇老傢休假的數學與統計學院輔導員吳蘇蘇,立即從假期模式轉入戰鬥狀態。時時關註學生身心狀況、及時轉發疫情防控信息、為學生及傢長答疑解惑、每日摸排上報學生信息……她常常挺著八個多月的孕肚,在電腦面前一坐就是數小時。

          2月初,吳蘇蘇得知一名在常州打工的學生因疫情形勢嚴峻而不能回傢,隻能待在工廠安排的宿舍裡。每天,她便不間斷與學生保持聯系,瞭解飲食起居,囑咐防護措施,安撫焦慮情緒。2月中旬,當這名學生安全抵傢後,吳蘇蘇懸著的心總算是落瞭地。

          “一個都不能少。”這對於睡眠不足、行動吃力的吳蘇蘇來說,可能更辛苦勞累些,隻有收到339個同學發來的“平安”短信,當天的覺才能睡得踏實些。

          我的手牽著你的手到永久

          “……困難、疾病不能讓我們分開,我的手牽著你的手到永久。請相信我的承諾,未來,我將與你微笑向晚,攜手共闌珊。”軟件學院輔導員栗曉文的愛人,作為河南援鄂醫療隊的醫生馳援武漢時,來不及見面道別,隻好用微信給她寫瞭一首詩。

          收到信息後,栗曉文有點懵,感覺像電視劇的情節。“的確很擔心,但更多的是為他感到驕傲。”她支持愛人的抉擇,也深知自己肩上的重任。

          愛人走後,栗曉文很忙。她依托新媒體平臺、輔導貓app等全方位加以教育引導,建立“排查—報告—反饋”機制,進行“地毯式”摸排,實行“日報告”制度,等等。忙完一天的工作,盡管很疲憊,卻倍感踏實。江漢方艙醫院,是愛人戰鬥之處,也是栗曉文目之所向。那天,當收到愛人報平安的信息,栗曉文回復道,“你在前線沖鋒陷陣,我在後方全力守護。待到疫散花開,你我聚晤話流年。”這是他們之間的幸福約定。

          疫情之下,在河南大學,這樣的輔導員還有很多……他們,也許隻是學校抗疫戰線上平凡的一位,卻有著不平凡的努力,做著不平凡的工作。誠如《輔導員之歌》的結尾,“當春風吹過無邊的原野,你融化的冰雪,讓溪水輕輕流淌。當春風吹過無邊的原野,你灑下的種子,讓生命之花,已怒放。”戰“疫”仍在繼續,勝利的曙光已不遠,師生共沐氤氳書香的美好一天也終將到來。